有沒有試過入戲院前、乘車前,甚至臨睡前都習慣必須先「去一去」廁所,否則經常感覺「尿急急」?
我曾經有一位病人「譚女士」,約62歲,來求醫是因為患上柏金遜症,右手右腳出現行動不便及抖震情況。後來經長時間的治療,幫她調較藥物後,幸而令病情穩定過來。譚女士家人樂見她精神好了,病情轉佳,心想譚女士生活質素定能提升。可惜譚女士不知何故,康復後總悶悶不樂,又不願外出,整天留在家中,對家人亦不願多話……

 

直到一天,她再來覆診,我發現她的皮膚甚為乾燥,一再追問之下得知譚女士因經常容易感到「尿急」,所以不敢喝水。而且當她一急的時候便一定要如廁,絕對不能忍,否則出現尿滲情況。她更試過一次出外時,在巴士上感到尿意但又不能即時下車,最終失禁,令她非常尷尬。
如是者,她愈來愈害怕外出,特別避免需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,而且愈喝愈少水,生怕惡夢重蹈覆轍。

尿頻原因眾多,可能關於泌尿系統出現異常,亦有些患者精神緊張引致。而譚女士的病因,則是由一些腦科疾病 (即之前的柏金遜症) 引發的膀胱過敏,或稱為「膀胱過度活躍症」。
 

有甚麼原因導致此病?

膀胱過度活躍症的成因分為原發性和繼發性兩種。一般人的膀胱正常儲尿量約300毫升左右,當尿量達至400毫升至500毫升,(容量約是即多於一包紙包檸檬茶) ,我們才出現尿意需要如廁。而原發性「膀胱過度活躍症」的成因不明,患者的膀胱肌肉異常地敏感,當少量尿液在膀胱時意,令壓力增加並刺激肌肉的黏膜,導致患者腦部發出尿急訊息;而繼發性的成因,則包括由腦科疾病引起,如柏金遜症、腦退化症及多發性硬化症等,導致這些「訊號」出現失調。

「膀胱過度活躍症」並不是致命疾病,而且容易被忽略。特別是當發生在老人家身上時,他們一般人認為失禁是長者十分常見的狀況,並不容易聯想同與腦科疾病的關係。而且,尿滲甚至失禁是很私人的事,很多患者亦難宣之於口。結果,延誤了接受治療的時間。


如何治療?

治療分為行為治療及藥物治療。行為治療又如膀胱肌肉的「物理治療」,學習訓練患者「忍小便」,例如當一感到有尿意,必要忍夠5-10分鐘才讓自己如廁,訓練逐漸將「忍」的時間延長,同時訓練膀胱的肌肉。當然,要配合適當地減少攝水量及飲水的習慣,如睡前3至4小時便停止喝水。而藥物治療方面,主要控制並調節患者膀胱肌肉的不正常收縮,減少患者頻頻出現尿意。一般情況下,都能有效改善患者病情,令患者重拾生活質素。